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口老留

笃信行动的力量,诠释公益的价值

 
 
 

日志

 
 

年会归来说年会  

2016-01-22 15:03: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天,总有网友问我最近都去干啥去了。
   因为他们留意到了我的博客和日记已有一个礼拜没有更新---这些朋友熟知我有天天写的习惯。
   其实我还是天天写的。只不过是以微信微博的短平快方式写。没写长篇的原因是我最近参加了“钢丝善行团年会”举办的三场活动,结束后又整理了两天的现场照。
   如此奔走赶场的活动让我感到有点累。岁月不饶人,毕竟是年过六旬的人了。
   之所以那么赶,那是因为钢子要参加广东的三场“钢丝善行团”举办的公益年会。
   钢子是谁?其实在三年前我和你一样不知道他是谁。
   我是2013年开了新浪微博后才慢慢知道这个名字的---但也不清楚他究竟真正的姓和名,微博认证的唯一留下的痕迹只有“金山投资董事长”---其他如真实姓名以及经历一切都是神马,猜想的结果等于零。
   在众多的社交网络平台中,我的微博开的比较晚。那直到2014年年初我才上了微博。开微博是为方便救助个案资料的传播和求助。因为我那时我也陆续接到一些求助个案。
   从那时起,通过@老大笨象那里才知道,原来这个带有几分神秘色彩迷雾般的钢子之前的曾用名是“8号当铺CEO”。现在又多了个“补齐哥”、“傻捐者”、“网络首善”“百亿钼矿哥”“公益侠客”等等的外号。
   一次便捐40万给“救人武警”郑益龙家属?!看来这个钢子每次捐出的都是大手笔---从那时起,从微薄上经常可以看得到他助困济贫毫不吝啬的言行和举动。
   在我眼里,他是个一甩手就是成千上万的超级土豪,是一个公益界的奇人。
   这年头,改革开放四十年后的中国拥有亿万身家的土豪早已是数以千万计。但有几个能像他这样义无反顾地豪捐的呢?
   当年10月21日我将钢子现象的出现以《他是谁?他就是“钢子”》为题发在韶关市立德会论坛。
   敬佩归敬佩,但直到今天我还不是钢丝善行团的成员,更谈不上是钢子的“粉丝”。但对于他和他们,不管是当初的“军团”还是今天的“善行团”,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关注和支持的。
  这其中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全民慈善”理念也一样在我身上得以践行。我一直认为,无论公益还是慈善活动,仅仅只靠单方面军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非得“八国联军”携手共进才是真正的“一起来,更精彩”;还有一条更重要的原因就是,个人的精力和体力毕竟有限,这些年,立德会的活动如山区矿区留守儿童、地中海贫血患儿以及大病救助个案,每天几乎赶场般的报道和参与让我感到疲惫不堪,哪里还有精力去当啥铁丝铜丝钢丝呢?分身无术的我只能站一边,很多时候连观望的时间都没有。我的想法很单纯:尽自己能力干好一份本职的事。因为我的挂名是立德会理事。
  既然选择了,就别后悔,既然选择了,就必须坚守。坚守可能不一定就有希望,但不坚守肯定就不会有希望。
  扯远了,话题还是回到钢丝善行团的事上---因为这一篇是“钢丝年会”的专稿。
  我还记得第一次正面接触“钢丝”是在2014年的1月17日---当时的“钢丝军团”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一场“寻钢丝行救助万里行”的活动。那天,从上午京珠高速公路市区站的出口处到下午的“钢丝敲门”去龙归镇寻找救助对象直到夜晚在放生船上的感恩晚会,我也是和大家一样夹在欢迎善行军团的人潮中一起鼓与呼。只不过我的身份不是“钢丝”而是图文报道者的身份在善行军团的勇士们的身后来回奔走。
  类似这样早出晚归的活动注定是一件劳累的活。但图文并举的报道很受网民的欢迎。《钢丝军团韶关行 好山好水好心情》和《善行在韶城》点击率攀升至6万余。
  不能不承认,上了年纪在路上干这样的拍摄和记录有点疲惫,但这种累与善行团骑士们的“走四方行万里”相比,只能说是小菜一碟。
  你看看吧,他们亮出的招牌是“钢丝骑士行,一站一救助”。全国那么多城市,他们走到哪里都得去救助对象家里敲门慰问,而有些家庭的住地的路很遥远很崎岖。
  我很赞同他们打在车门的那块广告牌。“每天拿出一元钱去帮助人,你就是伟大的慈善家!”
  这---也许就是今天钢丝善行团所提出的“每天一元捐”的早期版本。
  当然,不管是两年前还是今天,这口号与全民慈善的提法是一脉相承的。其实它的涵义也就是我们嘴边经常说起的那句话:众人拾柴火焰高。
  想想吧!若是每人一次捐一元,一座百万人口的中等城市若能全城响应的话,一天筹集下来的款项足以让两个地中海患儿通过骨髓移植的手术而走向新生。
  “一起捐”“一元捐”很好。关键是看如何才能深入人心又能引起万众响应。
   与钢丝善行团第二次打交道是在“善行万里行”当年的最后一天。这时,立德会的几个骨干成员早已成为铁杆钢丝而且还是钢丝团的主要成员了。这一天,善行团秘书长林纳森和成员高顺升和李金剑推行善行团的“钢丝小天使计划”,韶关是第10站。
  这次善行团抵韶的目的不再是行救助,而是带上“公益创投”的新理念,向公益圈内的志愿者推荐起“钢子茶”---这一“义利兼顾”的产品。
  “钢子茶”的创投效果如何我不得而知。那些日子里,但见市面不少街道的店铺都摆有这种铁观音茶。
  有两年多没喝铁观音的我也试喝过钢子茶。实话实说,茶是好茶但价格偏贵,是“礼尚往来”的最佳选择之一。但非常遗憾推出期间正逢打压公款吃喝消费风,所有高档消费渠道遇阻。故此,善行团欲通过运营利益兼顾的商业来推动全民慈善事业的发展,能见度有了,但我估计很难在短时间得以见成效。
  民众的公益意识也需要有一个唤醒的过程。
  第三次与善行团的零距离则是在去年的八月一日。
  钢茶还在卖,馅饼又来了。至今我也不知道韶关的“钢子馅饼店”为什么会选择建军节这天开业。更让我感到大出意外的是,一直躲在幕后的钢子先生也会来到韶关鹤村和五祖路的两家饼店,而且还大派红玫瑰!
  是日韶关艳阳高照,测得室外气温为36度。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神一样的存在”的钢子先生。(据说此前已在韶关暗访过一回)在韶关钢子馅饼店开业的现场,几分发胖肤色黝黑钢子先生满头大汗地满场飞。看望店员、向围观的市民派花、和钢丝合影。。。身体力行的他很卖力,忙个不亦乐乎。
  神秘的网络“首善”照进了馅饼店开业的现实。钢子先生为传播他的“慈善平民化”理念不远万里来到了韶城钢丝们的身边。
  这一回,善行的口号则是“一张馅饼十分爱心”。钢子先生在街头演说时曾不止一次地提到:馅饼店的在全国各城市的落户是为了实现全民慈善事业的健康、快速、可持续发展。
  我是立德会的理事,而立德会会长又时钢丝善行团广东的负责人。虽然我不是钢丝成员,但钢丝在韶关活动也会一如既往地在现场并作图文报道。
  钢子馅饼店韶关开业见闻录以《馅饼公益创投 玫瑰传递善良》为题撰写而成。很快,网易首页给予了刊登。可见钢子先生的磁场有多大!而发表在腾讯空间的主贴当晚的浏览量有三千。继而发现,由某钢丝上传到“人民网”的报道,九成文字和图片来源于这篇稿只是署了人家的名字。
  一直以来,我对善行团“公益创投”这一理念没有作过研讨,不管是茶叶还是馅饼都很难引起我的关注,唯独对“一元捐”很感兴趣。一元捐好啊,一个月也就是30元吧。这30元聚集起来可不得了!一万个网友响应一个月下来就能募捐到三十万。一年呢?!
  说实话,在平日慈善活动中自己捐出的数字远远超出了“一天一元捐”的总量。对于捐款我也从来没去作过统计,但月均四五百应属常态。
  我也想参与“每天一元捐”并以此试图去温暖这个世界,但我不是钢丝没有捐款所需的编号。不想成为钢丝一员的理由还是那句话:我的精力有限。只能支持和响应但我不能加人---加入了就得埋头干,虚有图名的事我不做也做不了,因为我是一个务实的人。
  这一回参加钢子2016新年“粤巡三日”的拍摄算是第四回与钢丝善行团打交道了。
  这次活动的正式称呼是“钢丝善行团年会”。而钢子走出京城到参加全国各地的善行年会被称之为“种子之旅”。
  这让我想起了伟大领袖在红军组建初期所提到的“宣传队”“播种机”的比喻发来。
  钢子先生再度不辞劳苦东南西北地奔走,也许是想借“年会”为契机进一步地将善行团的“一元捐”“公益创投”“以商养善”以及“慈善纯公益”理念再次在大众面前深入推广和延伸。
  公益的意义还在于唤醒公众的自觉意识和悲悯之心,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
  广东召开2016年年会的站点有三处,它们分别是深圳中山和广州。
  在前来参加年会的钢丝和其他公益人当中,见过钢子先生的人我想不会太多。而如今,钢丝们不但能见到这个在公益界匿名隐身多年的“钢子哥”,还能与他握手合影把盏交杯,甚至称兄道弟地畅谈公益大计。这样的场景不热闹才怪。
  也许是首次举办这样的年会,各分会在没有统一要求的前提下也开出了各有各不同的“味道”---
  深圳的热情由一群年轻的姑娘和小伙子把巨幅的欢迎横额拉出街头得以展现,但会场狭窄而灯光过暗给人仿佛来到了卡拉ok厅包房的感觉;中山会场够大气,灯火也明亮。但会场一大也带来新问题:坐在中场位置的几乎听不到主席台的人在讲啥,人一多难免会吵杂;至于广州站,最大的亮点就是占了省会的光---几乎所有省内各地的钢丝骨干、我熟悉的公益名流都“面面俱到”。这让许多人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刚子先生的到来无疑让各分会年会的现场顿时活色生香-- 掌声不断喝彩声贯穿全场。
  而“我是钢丝我骄傲”这么一句口头禅,也让陷入“钢丝”层层包围中的钢子先生大汗淋漓。
  一场为时三个小时的“见面会”,开场白下来还得与每张桌子的与会者挨个握手致敬。接下来还有“三句不离本行”善行理念的传递。
  所以在我拍下的三地年会的场景中,画面最多最常见的也就是“握手言欢”“立此存照”了。
  事实上,公益理念的传递和影响力与纯救助行动相比,无论其社会意义还是救助力度,公益理念的传播推行远比个案纯救助的力量强大N倍。
  道理也很浅显:授于鱼不如授予渔。
  在此番的广东三地的分会年会上,善行团林秘书长曾谈及如何处理钢丝善行团与当地公益组织的关系。如何有机地融合而达到“双赢”的效果呢?其实这正也是我有疑问并想探讨的话题。
  不知道能否以“中央军”和“地方军” 比喻善行团与地方公益组织的关系。我总觉得,认同“一元捐”“公益创投”善行方式的地方公益组织,积极响应和支持善行团的行动很有必要,因为全民慈善是能改变我们国家慈善现状的发展趋势的;但假若将地方公益组织的成员尤其是主要成员发展为“钢丝”以至成为钢丝骨干后而导致影响了地方公益组织活动的正常开展,这种“地方支持中央”做法我认为是不足取。我的道理也很浅显---地方组织无论基础和资源和经验在全国性组织面前本身就显势单力薄,是他们“扶贫”的对象。
  “太阳每一天都是新的”。个案救助就犹如每天新太阳一样日复一日地从地平线冒出来。虽说高手在民间,但再有能耐和本事的个人或团队,面对庞大的求助群体,你能帮扶和解决得多少?但倘若有集体的行善力量去影响去应对。那么结果完全有可能完全不一样。
  私底下也作过不太现实的比喻:要是全国有百分之一人响应参与每年365元“一元捐”的善举,并用这笔善款用以帮助救助急需帮扶的人。那么这种“全民慈善”理念的影响只能以“巨大”加以形描述---这种善款筹集的方式和力量足以改变中国慈善事业的现状。
  钢丝善行团发展三年至今据传全国的“家人”已有十万之众。而坚持每天加入“一元捐”行列的家人恐怕还不到一半----况且这些家人中还有相当一部分本身就是求助者,他们加入的目的我想大家也能猜几分。所以,如何进一步有效地普及和提高“三个一”(一天一元一起捐),我想这正是善行团在2016种子年要思考的发展大计。
  作为一个非“钢丝”的我曾参与过上述四次钢丝善行团地方活动的网络报道。最后一场的年会站点还有时是饿着肚子拍摄的。几场活动下来的报道虽不全面但也立体,有些还是“全景式”。从报道效果(点击率)看来我自己是比较满意的。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深圳会场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中山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中山会场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年会归来说年会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