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凡口老留

笃信行动的力量,诠释公益的价值

 
 
 

日志

 
 

砖厂的孩子:跳绳骑车自娱自乐  

2017-03-03 16:59: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州市从化区鳌头镇和合建材厂位于该镇北端京珠高速路口不远处,一条不太宽阔的马路连通着厂子和外面的世界。
    今天我们常见的建材厂其实就是过去的砖厂。叫法虽不同产品却还是一样:建筑用砖。只是生产工艺和产品外表有所更新。过去砖厂所出产大多为红土砖,而现在则大多为“环保白砂砖”或“陶土砖”。
    采访对象地贫家长李建英的一家子就住在和合建材厂。
    李建英和她的丈夫王建军来这家厂从事打砖堆砖和装砖已有三年有多。
     接触过地贫家庭的人都知道,地中海贫血的传统治疗费用是非常吓人的。家有一个地贫娃,一个月开销没几千元根本维持不小来。而李建英却生养了两个儿子都是“地贫儿”。王建军李建英这对“双建”夫妇的生活压力可想而知。
     迫于生计,原本各自两地打工的李建英夫妇,2014年初才一家老小和弟弟一家集合来到这里。因有两个地贫儿子,他们的家庭需要“高消费”。而砖厂的工资相对比与其他零工相对高一些也稳定一点---因砖厂所从事的全是重体力。每天上足12小时的班也能挣上三四千元。更具诱惑的还是,砖厂老板免费提供住房和水电。
     打砖堆砖和搬砖显然是强劳力而低收入的苦力活。昨天下午,我亲眼看王家兄弟四夫妇装砖:四个人装了近一个小时,收入80元。一块砖才一分钱!
    所幸的是,地贫兄弟中的老二王柏鸿在社会人士和众乡亲的合力帮扶下,去年3月18日以妹妹王咏怡的骨髓作供体进行了干细胞造血移植手术并于4月9日顺利出仓。
    “地贫移植步步惊心、术后护理精益求精”很快地,还有一个月,王柏鸿移植手术转眼就是一年的时间。出院回家8个月后的他还好吗?
     作为该个案的牵头人,很想知道“我要看看故乡的云”的王柏鸿是否还吵嚷着回老家看云?http://user.qzone.qq.com/102413115/blog/1453981607也想亲眼看看李建英发送建档照片中的拍下的那张“全家福”的具体位置在哪里?与此同时更想考察和体验一番“搬砖”的滋味。。。
     考察的结果自是有喜也有忧---
     一直以来总是担心王柏鸿康复期的护理会因砖厂的条件和环境的局限而受到影响。眼见为实的昨天下午让我见到了非常“活跃”的王柏鸿各方面都还算正常。因为至今王柏鸿还是隔离居住,一日三餐由奶奶亲自把关。前几次的检查各方面指标也正常合格。
     还有让我大感意外的是,偌大的砖厂只居住着两家人---王建军两兄弟。两家各育有三个儿女。这样一来,砖厂里面就是六个孩子了。
     和城市儿童丰富多彩的课余生活相比,砖厂的孩子们的“少儿时光”平淡普通却又不乏乐趣。砖厂是六个孩子天然的“欢乐谷”。玩是儿童的天性---当大人们为生计忙着堆砖搬砖时,孩子们学会了“玩砖”套路:在高高的砖堆上练功夫学单脚行走。男孩在大广场上举办“单车越野追逐”赛,女娃在空地上跳绳“一跳决胜负”。。。。
     砖厂唯一的老人、王柏鸿的奶奶不无骄傲地告诉我,六个孙子都是我带大的。平时我也会两个家中轮流帮照管孙子。但现在重点是看好柏鸿,因为他太调皮也不太听话。6个孩子都是掌上的肉,哪个不好了都心疼得不得了。。。。
     王奶奶说,不知道老大家的王柏谦可不可以也像弟弟柏鸿一样也能做手术。这样的话也就不用天天晚上吊那个不离身的针水的盒子了。。。
    “宁可辛苦一阵子,不要苦一辈子”。说这话时,刚刚还开怀大笑的王奶奶不经意间流露出些许忧郁。

砖厂的孩子:跳绳骑车自娱自乐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砖厂的孩子:跳绳骑车自娱自乐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母亲李建英和王柏鸿王咏怡。

砖厂的孩子:跳绳骑车自娱自乐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砖厂的孩子:跳绳骑车自娱自乐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砖厂的孩子:跳绳骑车自娱自乐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若不是地贫这个可恨的病魔,儿女双全的李建英真的好幸福!

砖厂的孩子:跳绳骑车自娱自乐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砖厂的孩子:跳绳骑车自娱自乐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大哥王柏谦已上一年级。每天傍晚,妈妈李建英为他准时打针排铁。针液注射时间为12小时。


砖厂的孩子:跳绳骑车自娱自乐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砖厂的孩子:跳绳骑车自娱自乐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小女儿王咏怡“扭计”时就非要奶奶背不可。

 
砖厂的孩子:跳绳骑车自娱自乐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砖厂的孩子:跳绳骑车自娱自乐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砖厂的孩子:跳绳骑车自娱自乐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砖厂的孩子:跳绳骑车自娱自乐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砖厂的孩子:跳绳骑车自娱自乐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搬砖装砖是一项非常劳累的活儿!一小时的报酬约20元。有一句俗话你听过的:格硬顶啰,鬼叫你穷呀!

砖厂的孩子:跳绳骑车自娱自乐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砖厂的孩子:跳绳骑车自娱自乐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砖厂的孩子:跳绳骑车自娱自乐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砖厂的孩子:跳绳骑车自娱自乐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这两姐妹是王柏鸿的堂姐。姐姐上四年级,妹妹读二年级了。


砖厂的孩子:跳绳骑车自娱自乐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砖厂的孩子:跳绳骑车自娱自乐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砖厂的孩子:跳绳骑车自娱自乐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砖厂的孩子:跳绳骑车自娱自乐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王柏谦除了定期输血和每晚排铁外,其他生活和健康的孩子并无两样。一年级的他还拿出刚发下的试卷给我看,无不得意地告诉我他又考了一百分。但事后二堂姐揭发:这次考试最高分是100+10.


砖厂的孩子:跳绳骑车自娱自乐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终于抓拍到了王柏鸿的一张运动照。


砖厂的孩子:跳绳骑车自娱自乐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砖厂的孩子:跳绳骑车自娱自乐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砖厂的孩子:跳绳骑车自娱自乐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砖厂的孩子:跳绳骑车自娱自乐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砖厂的孩子:跳绳骑车自娱自乐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砖厂的孩子:跳绳骑车自娱自乐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砖厂的孩子:跳绳骑车自娱自乐 - 凡口老留 - 凡口老留
   砖厂的孩子自有他们童真式的自娱自乐。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